星期日工程师:让科技工作者最大限度释放潜能

  上世纪80年代,每逢星期六下班以后,上海的街头总是可以看到不少步履匆匆的人,他们不是赶着回家,而是急着往长途汽车站、火车站跑。因为他们要搭乘晚上的车次赶往江浙地区,那里有很多乡镇企业正等着他们去解决生产中碰到的各种技术问题。

  星期六晚上去,星期天晚上回,这一批人当时被称呼为"星期日工程师"。

  技术需求迫切,工程师用星期日慷慨相助

  改革开放以后,江浙两省的乡镇企业蓬勃兴起。这些乡镇企业都是农民办的,他们凑了钱,造了厂房,买了机器,但缺少技术和人才,有的不能投产,有的产品质量不过关,迫切需要技术人员的帮助。

  ■星期日工程师们在认真调试上海石化30万吨乙烯工程所急需的氧气分析仪。图片来源:上海市星期日工程师联谊会

  可是那个时候乡镇企业立足未稳,很少有人会主动放弃城市的"铁饭碗",去端乡下的"泥饭碗"。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乡镇企业的创办人只能通过亲戚、同乡的关系,千方百计到上海来寻找合适的人才。找到一个,就请他们利用星期日去帮忙。

  刘忠云是原上海华通开关厂的高级工程师,1964年从上海电机制造学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上海华通开关厂工作。这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开关厂,方圆一平方公里,有6000名员工。就和其他的很多星期日工程师一样,当时的刘忠云也收到了许多父老乡亲的求助,都是请他回去为家乡企业做技术指导的。

  "那时候,上海和周边地区的乡镇企业刚刚起步,难免会碰到很多技术门槛。总是有人通过亲戚辗转找到我。"刘忠云告诉记者,秉持着想要为家乡做点事的心态,他成为了一名星期日工程师,每到休息日或节假日就会赶回家乡为乡镇企业答疑解惑、解决问题。至于报酬,刘忠云表示,自己那时候对于技术咨询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什么钱的概念,纯粹就是为了帮帮乡亲的忙而已。

  "那时候是没有任何报酬的,顶多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给我送条青鱼,或者送点年糕之类的。自己的一技之长能为社会多做点事,这已经让我感到很高兴了。"

  当热情被顾虑所限:在如鱼得水之前是如履薄冰

  事实上,最初时候星期日工程师还只有少数人,后来人数越来越多,社会上的反响也越来越大。在各种各样的声音中,既有支持的,也有质疑的。

  ■星期日工程师在太仓乡凤凰彩票网(fh643.com)镇工业科技项目洽谈会上现场提供咨询服务。图片来源:上海市星期日工程师联谊会

  有人认为只要科技工作者不影响本职工作,就应该允许他们去乡镇企业业余兼职。但也有人担心科技工作者会把本单位的专有技术或营销资源泄露出去,损害本单位的利益。另外,这种行为也与传统观念不符,你是这单位的人,怎么能去为别的单位服务?于是一些去乡镇企业业余兼职的科技人员,有的受了批评,有的受到处分,有的甚至还吃了官司。

  对于星期日工程师所经历的种种顾虑,星工联原秘书长白海临也深有体会。上世纪80年代,20多岁的白海临正在上海星际无线电厂工作。彼时,浙江湖州一家想要制造电视机的乡镇企业遇到了不小的技术问题,该企业先到白海临所在的厂里取了经,随后又邀请白海临等人到当地去上课。

  于是,白海临和另一位同事一起,每个星期六下班后都满怀热情地来到十六铺码头乘船赶往湖州,开启了自己的星期日工程师之旅。"记得有一次上完课后,他们给我塞来了200块钱,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啊,那时候我每个月的工资才40块,实在不敢要。但对方说什么也要我们拎回一条黑鱼和一只甲鱼。" 然而,即使只是一条黑鱼和一只甲鱼,也让白海临差点栽了跟头。

  "不知咋的,这两条鱼的事情竟被人知道了,支部书记还专门让我写了一个情况说明,我当时正申请入党,还是蛮紧张的。还好后来这件事情平息了,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

  星工联为"星期日工程师"保驾护航

  在星期日工程师方兴未艾之际,一些对此持支持态度的专家表示,在我国人才无法自由流动以前,先让智力流动起来,的确有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星期日工程师现象是自发形成的,没有组织、没有领导,也就不可避免产生一些弊病。譬如有的未经单位同意,向乡镇企业提供了本单位产品图纸;有的泄露了本单位产品销售信息;也有的因星期天劳累过度,影响了本职工作等。

  为了凤凰彩票官网(fh03.cc)让科技工作者的业余兼职变得更加规范有序,从而最大限度地释放他们的潜能,1988年1月18日,国务院批准了《国家科委关于科技人员业余兼职若干问题的意见》。而在国务院出台文件之前,市科协就已经主动向有关部门反应星期日工程师的心声,得到了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于是,1988年5月8日,市科协成立了上海市星期日工程师联谊会,为星期日工程师搭建起了有组织的服务平台。

  ■1988年星工联成立大会景象。图片来源:上海市星期日工程师联谊会提供

  星工联常务副理事长、高级工程师梅向群表示,星工联的成立让科技人员感到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业余兼职了。许多企业碰到技术问题,可以通过星工联帮他们找到合适的技术人员,省去了自己去寻找需求的麻烦。一时间,星工联可谓门庭若市。通过星工联,一些科技人员走出了实验室,走出了书斋,投入到了生产第一线,也接触到并解决了许多新问题。

  可以说,星工联的成立,让星期日工程师从此有了自己的家,并走向规范的发展渠道,极大激发了科技工作者社会服务的积极性,促进了改革开放初期科技与经济的第一轮大融合。

  科技工作者变得越来越"大胆"

  据梅向群介绍,星期日工程师的兴起,也拉开了中国科技咨询制度改革的序幕,并为此后各种科技成果的转化奠定了重要基础。随后,科技服务于中小企业、科技服务于乡镇企业、科技服务于社会等现象变得越来越普遍,科技工作者也变得越来越大胆。

  ■星工联纺织专业组的工程师们在为某乡镇棉纺厂提供技术咨询。图片来源:上海市星期日工程师联谊会提供

  事实上,星期日工程师知识和技术的输入,的确使很多技术力量匮乏而生产上不去的乡镇企业迅速获得了生机。在请星期日工程师做技术指导之前,上海淮海照明灯具厂曾是一个区属小厂,工艺比较落后,原材料消耗大,后来请了星期日工程师几次到厂里指导改进工艺,就使得原材料节约了70%。

  "当时一位女工程师来我们厂里做指导,在我们这里连续工作了一个月, 家都没顾得上回一趟。最终帮助我们让整套的生产工艺通过了市级验收。而且她拿到报酬以后,并不把自己的所得作为私人收入,而是用这些钱为我们厂里改善条件添置了很多设备。她的所作所为对我们这种小型企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原上海淮海照明灯具厂厂长严荣华如是回忆道。

  总而言之,星期日工程师的兴起,进一步把科技工作者推上了经济建设的主战场,弥补了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技术力量之不足,让科技星火在乡村燃成燎原之势。同时,科技工作者在服务企业、服务社会的过程中也挖出了自己更多的潜力,找到了自己更大的价值。特别是星工联成立以后,原本让很多星期日工程师畏手畏脚的顾虑被一一扫除,科技工作者的科技咨询活动有了组织机制上的保证,其工作热情得到进一步的激发,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也获得了更加有力的推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